adc影院域名查询

“你打算怎么做?”

趙詢出聲詢問。

王啟禮沉聲說道:“蕭家當代族長蕭言程,道德敗壞,辱罵欺凌后母,為了獨霸族產,逼死他的三位同胞親兄弟,此人該殺?!?/p>

趙詢淡聲道:“為什么選擇蕭家?”

大家族,人數眾多,人一多,自然也就有了污穢,一個家族的族長,權利是很大的,王啟禮說的蕭言程這些罪狀,其實也算不得什么,可大可小。

王啟禮冷聲說道:“臣的母親便是出生蕭家,只不過是外養私生女,地位比之奴仆還要不如,早年受盡欺凌侮辱,以致雙眼不明,下肢殘廢,我為人子,此仇不能不報?!?/p>

趙詢身子后仰,靠在椅子上,瞇著雙眼默默注視著王啟禮,好一會兒,才是輕聲說道:“王啟禮,你如此坦白,朕是該說你好還是不好?”

王啟禮沉默不語。

趙詢也沒有在多問,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沉思了好一會兒,才是淡聲說道:“蕭家雖然已經衰敗,但畢竟傳承多年,與許多門閥世家都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你敢動蕭家,膽子倒是不小?!?/p>

王啟禮神色不變,淡聲說道:“臣的膽子大不大,就看皇上有沒有那個魄力了?!?/p>

聞聽此言,趙詢并沒有生氣,臉上反而有了一絲笑容:“去做吧,朕不會給你任何保證,但有一點你可以放心,從現在開始,朕不會再有害你之心?!?/p>

“臣,告退?!?/p>

公園里的美麗女子

王啟禮躬身一拜,隨即轉身大步離開。

看著王啟禮離開的背影,趙詢目光幽遠而陰暗。

一個大廈將傾的帝國,被趙智給重新拉了回來,看起來是他的勵精圖治,力挽狂瀾,實際上,這是許多人共同努力的結果,在這個過程之中,趙智實現了他的愿望,以及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但同時,那些參與進來的人和勢力,同樣得到了巨大的利益與好處,比如楚州節度使王懷烈,通過擁護與支持趙智,短短幾年的時間,便是完整擁有了楚州這塊富庶之地,如今手中更是坐擁五萬精銳大軍,在整個大晉數十個地方藩鎮當中,可以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到了趙智晚年,雖然因為許許多多的原因,很多他一直想要實現的計劃,最終流產,但趙智還是盡可能的想要通過一些手段,并且在當時國勢最為鼎盛,這個有利的情況之下,趙智準備消減一些地方節度使的實力,其中就有楚州節度使王懷烈。

楚州是天下數一數二的大州,雄州,一州之地境內,擁有九縣十一城,百姓近兩百萬,物產豐富,地域很大。

楚州在王懷烈父親那個時代,遠遠沒有現在這么龐大,而是由蔡州、戶州以及楚州三州之地所組成。

廣元三年,王懷烈父親病亡,在軍中將士的共同擁護之下,王懷烈以楚州留后之名,上表朝廷,態度極為謙卑與恭敬,一是對趙智表示衷心,二是希望繼承其父的基業與權利,當時的蔡州、戶州所在的淮北、淮南,乃至整個江南地區,叛亂不斷,各地民變此起彼伏,嶺南地區的幾個有力節度使為了防范以及抵抗安南蠻越的進犯,無法調兵北上支援,而當時的豐京中央朝廷,禁軍系統也只是剛剛招募到了五六萬士兵,訓練不足,根本無法外出作戰,在此情況之下,趙智只能借力打力,通過地方節度使的力量,去鎮壓地方叛亂,穩定局勢。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趙智不僅同意了王懷烈的要求,并且給了他更大的地盤與權利,把蔡州、戶州這兩個州合并到楚州,使之楚州不管是地盤還是經濟以及人口,其整體實力頓時暴增,面對如此巨大利益的誘惑,王懷烈果然爆發出了強烈活力與激情,用了整整三年的時間,大小數十戰,七個兄弟最后死的只剩下他一個人,經過艱苦卓絕的征戰,終于打敗與剿滅了淮北淮南的幾個節度使叛亂,并且徹底平定了江南地區數十股民變勢力,為此后淮北淮南以及江南這幾個,大晉稅賦主要來源地區,近二十年的和平穩定,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付出了就有回報,趙智并沒有虧待王懷烈,把整個楚州的軍政大權,部交給了王懷烈,經過十余年的發展與壯大,王懷烈的整體綜合實力迅速強盛起來。

經過兩次隴右戰爭,通過對外輝煌的戰爭勝利,趙智的聲望與威嚴空前,仿佛大晉又是回到了曾經的鼎盛時期,這個時間段,天下各大藩鎮對朝廷充滿了敬畏,在此情況之下,趙智動了消減地方藩鎮的心思,主要矛頭自然對準了河北五大藩鎮,而其他地方藩鎮,趙智也沒有忘記,比如王懷烈,趙智就有意重新把楚州再次一分為三,恢復到曾經蔡州、戶州以及楚州,王懷烈的地位不變,繼續當他的楚州節度使,但是隨著楚州的一分為三,他的整體實力顯然將要大打折扣。

當時的中央朝廷,其軍事震懾空前強大,王懷烈根本不敢反抗,對于趙智的意圖,他只能選擇順從,可惜,隨著趙詢與趙赫兩人爭奪帝位,越發激烈,朝堂政局動蕩混亂,這極大牽扯到了趙智的心神與精力,王懷烈的事情就這么暫且擱置下來,隨著李勛拿下整個西域,巨量的戰爭財富輸送中原,朝廷的財政困難得到緩解,這個時期,趙詢成功上位太子,趙赫被打壓下去,朝堂的局勢暫時穩定,此時,趙智再次動了消減王懷烈實力的心思,可惜,隨著一場政變的到來,一切又是突然中斷了。

有些事情往往出乎意料,隨著蜀州節度使楊道安遣使示好朝廷,并表示對于王懷烈的問題,愿意出一份力,對此,趙詢還沒有表達自己的態度,王懷烈那邊知道了這個消息,也不知道是出于對楊道安的忌憚還是害怕,竟是主動撤軍返回楚州,并上表朝廷,態度來了一個三十六度的大轉變,并且主動提到先皇興宗曾經有意把楚州恢復到原來的三州之地,王懷烈以才疏學淺,年老多病,精力不濟為借口,希望趙詢可以完成先皇的意愿,只不過王懷烈稍稍有所改變,希望楚州不要一分為三,而是一分為二,把楚州以北的兩個縣,相當于楚州四分之一地盤,恢復曾經的蔡州,最后,王懷烈非常意外的提到了王啟禮,說此人與自己有舊,希望皇上可以照顧一二。

王懷烈真的是因為楊道安,才是突然轉變了態度?

大家都不是傻子,楊道安說那些話,只是表達一個態度罷了,難道他還真的能把手中的五萬大軍調到河南或是淮北去打王懷烈?就算他楊道安真的愿意,恐怕趙詢也是不敢讓他這么做。

經過趙智幾十年的努力,各地的藩鎮節度使總算是老實了下來,他們與朝廷下意識達成了一個潛規則,你勢力再怎么大,待在自己的地方,軍隊不許隨便出來,而朝廷也不會過多的去打壓他們,這是雙方達成的共識,已經維持了二十多年,趙詢可不希望因為一個楊道安,而讓這種延續多年的規則,被輕易打破,一旦打破了這個規則,倒是亂起來,就不是一個二個節度使的事情了。

而王啟禮之所以能夠最終活下來,并且繼續做他的司隸校尉,王懷烈的好話,其實很重要,也很關鍵,但還是因為趙詢在沒有弄清楚王懷烈的真實意圖之前,并不想因為一個小小的王啟禮,和王懷烈剛剛有所緩和的關系,再次變得危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