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讯app免费下载

“我死后不屬于黃泉管轄,還能到你那當鬼差?”程海訝異道。

“你的身份雖然特殊,但實際上是個自由人,身份陣營不受限制。世界的意志只會給你力量,但不會給你特權,牽扯過大的存在不會招惹你,只是因為嫌麻煩而已。你在生死簿上的壽命只剩下一年,若是他對你死后的去處沒做安排,你還是有機會回到我這來的?!?/p>

“這樣也行嗎……”程海無語。

神特喵死后不管,他現在就沒想管我好吧!

“如果,萬一,他管我。那這鬼差的功德對我還有用嗎?”

“你的身上缺乏運勢,有了黃泉官身的加持,你面對邪祟之物時會獲得些許優勢,也可以對你目前的情況稍作改善?!遍愄}王答道。

“對我目前的情況……稍作改善?”

程海忽然意識到了什么,忙問道:“我身邊的人一直會遭遇不幸,是不是因為有什么詛咒?”

“有些存在喜歡在凡人的身上開些玩笑。你比較不幸,不能與普通人有過深的接觸,否則就會招致災厄?!?/p>

“……”

程海一陣沉默,原來兒時他看到的那個東西并不是幻覺。

想到這,他不由得看了一眼紀幽竹。當初林羽沐半途遭遇打劫,被迫跑進鬼屋,應該也是和他有關。

9158 甜美主播

畢竟,她算是他的半個徒弟。

“那這種厄運,官身是否可解?”

“可緩解,但無法抵消,除非更上一級?!遍愅跞鐚嵉?。

“那……可否不要這官身,幫我除去這詛咒?”

“消除厄運本是小事,但你身上的因果太重,影響頗深,所需之功德更甚。我主管賞罰,不可徇私?!遍愄}王不卑不亢道。

“這樣啊……”

程海揉了揉眉心,抬頭看著天花板。

就好像他身上的詛咒一樣,因果一直是個難以解釋的玄學東西。閻王將此事說得如此鄭重,自是有她的顧慮。

也許這就是獲得力量的代價吧。

受到世界的眷顧,也不一定是個好事。

“你可以去往生街找一個叫楚璇的孩子,。的本體是一只妖精,吞食厄運是她的天性,讓她來破解你的詛咒不會擾亂其中的因果?!遍愅跤盅a充道。

“吞食災厄的妖精……”程海張大了眼睛。

這個世界的妖精,種類還真是多樣啊……

“我明白了,非常感謝!”程海的心情好了不少。

至少他的第一個大問題找到了方向。

“不過我還有一個問題?!?/p>

“說?!?/p>

“瘦長鬼影這些怪物為禍人間,如你這般的大能為何不曾出手退治?”

這是程海最為不解的地方。包括審判在內的八個使徒,起碼有三個人的實際被人類熟知。若是他們想管,這幾個魔頭早就沒了。

“這是上古時期就定下的規則,我們不能隨意對神以下的生物出手?!?/p>

“為何?”

“殺膩了?!?/p>

“……”

“上古時期,我們的出手就毫無限制。今天你滅我的族人,明天我燒你的家園,打來打去,兩邊經常就剩下幾個光桿司令。后來我們實在煩了,這才在世界的見證下簽訂了這個規則。只要神以下的生物不主動觸犯我們,造成的破壞也不違背基本的進化準則,我們就不能出手。另外,你也得遵守這個規則,如果你仗著身份去侮辱一尊神明,他們出手殺你并不算違反規則?!?/p>

閻蘿王的語氣十分平淡,但透露出來的信息卻讓程海不寒而栗。

有道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瘦長鬼影只是一個使徒,戰斗的時候又是海嘯、又是鳥災和龍卷風的,這三種玩意每個單放出去都是一個不小的災難。

若是這些神仙出手,今天你閻王殺一個鬼影,明天對面邪神過來放一個大招。真的打上頭了,地球都得脫一層皮,更別說渺小的人類了。

就和徐秋凡之前在車上說的一樣,這種事情可真不是凡人隨便想想就能明白的。

所以,他捅了使徒窩的事情告訴閻王也沒有意義。因為她也沒法表態去抄家,否則就相當于宣戰了。

“所以,你是不要官身?”閻蘿王再次問道。

問了這么多問題,閻王沒有不耐煩,程海倒有些有些不好意思了。不過事關自己的未來,他還是繼續問道:“如果我選擇兌換物品,能換到的東西也是和捕頭對應的級別嗎?”

“是?!?/p>

閻王只回復了一個字。

“可否換成一些特別的東西?”程海又道。

黃泉巡捕的級別一般是在c級到b級這個范圍波動,雖然也很珍貴,但并不關鍵。

他更需要一些能解決當下問題的物件。

“別的?你想要什么?”閻王皺起了眉頭。

“沾染你氣息的東西,比如……你衣袖的一角?!背毯:芸旖o出了答案。

閻蘿王:“?”

黑白無常:“???”

不是,你一個人類什么意思?

我們家閻王好說話,你也別蹬鼻子上臉??!

“不是,你別誤會?!?/p>

程海趕緊解釋道:“你在這里現選一件東西留下氣息都可以,當然最好不要散去太快,我有大用?!?/p>

閻蘿王思考了一陣,正色道:“此衣物代表著我的身份,不可毀壞。我可以給你其他的東西代替?!?/p>

“非常感謝!”程海面露喜色。

有了閻王的物件,那么解釋鬼影死亡的事情就有突破口了。

“你喜歡黑還是白?”

“額……白色?”

“好?!?/p>

程海隨口那么一答,就看到他們高貴的閻王坐到了程依一的床上,踢掉了鞋子,然后彎腰……脫下了……她右腿上的白色絲襪……

“ohhhhhhhhh!”

黑白無常在那一瞬間擺脫了多年的面癱,表情既興奮又驚恐。

程海張大了嘴巴,感覺靈魂都要出竅。

我不是,我沒有,閻蘿王你自重??!

“給?!?/p>

閻蘿王隨手一扔,還殘余著溫度的白色絲襪就飛到了程海的手上。

“你你你……我……這……”

程海說什么都覺得不對,雙手比劃得都要扭曲了。

這玩意要是在使徒大會拿出來,他蘿莉控的罪名豈不是坐實了?!

“要了這個就不能拿其他東西了?!?/p>

閻蘿王把小腳伸進鞋子里,踢了踢鞋尖。

“大人,三思??!”

“大人請收回成命??!”

黑白無常淚流滿面,冒死勸諫。

可閻蘿王的表情卻風輕云淡,對程海說道:“事情處理完了,沒什么事,我就走了?!?/p>

“額……麻煩您了……”程海尷尬地回復道。

“嗯?!?/p>

閻蘿王將雙手伸進袖子里,緩步走出了病房。黑白無常跟在她的身后,臨走前惡狠狠地瞪了程海一眼。

程海:“……”

怎么好像發生了很不得了的事情……

從醫院離開后,閻王叫退了無常,獨自行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

身后的空間忽然裂開了一道縫隙,一只白皙的手臂從里頭伸出,抓向她的帽冠。

只聽“啪”的一聲,那只手臂被閻蘿給抓住,扯出了一個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