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成视频人app

即使是一向無法無天的凱麗,此時也只能默默裹著小被子,等他做好晚飯。

僅剩的力氣,大概也就吃個飯。

“話說你搬我家里吧,省的每天吃罐頭面包,不營養也不健康?!?/p>

端來四菜一湯,又弄來一張小桌子擺在床上,夜林很誠懇的提議道。

“現在的話不了,我要鉆研的東西太多了,經常熬夜晚上難免叮叮當當的,大不了以后我去跟索西雅學做菜嘛?!?/p>

心中重新燃起了對卡勒特的怒火,凱麗很自然的想到僅存的兩個隊友,尼爾斯與奧德麗。

尤其奧德麗那孩子,年紀比自己小,感情方面似乎也有些問題,說話和處事枯燥無味,直白的令人心疼。

而且因為大腦問題奧德麗為人處世冷酷的可怕,凡是和卡勒特有所勾結的,即使是老人孩子,奧德麗也能毫不猶豫扣動扳機。

“當初皇都是邀請我去皇女庭院做漫游導師的,我說打完阿登高地再走,墜落那會,我還有點后悔怎么不去根特,現在看來,其實都一樣嘛?!?/p>

凱麗情緒又不高了,天界如今的局勢看起來錯綜復雜,然而細細一捋,卻又覺得理所當然。

究其根源,還是當年驚世之跡海上列車建成時,因為某些原因放棄了無法地帶,這也就罷了,最過分的是,諾斯匹斯貴族還將其當成了監獄來對待。

卡勒特其實也是某種意義上的革命軍,不過和魯特帶領的革命軍不同,卡勒特的手段在安祖·塞弗死之后,從革命軍搖身一變成了燒殺搶掠的土匪。

少女與貓的午后歡樂時光

一邊是被貴族議會壓迫,一邊是被隨時開槍要你命的恐怖組織壓迫,天界人選擇誰顯而易見。

慢慢理清思路后,凱麗給自己定了幾個目標。

第一,想辦法回到天界!

第二,喂皮埃爾吃飽子彈!

第三,喂蘭蒂盧斯和安祖·塞弗也吃點。

第四,有機會的話,祭奠一下曾經的最高祭祀貝雷安,這是一位想要改變無法地帶但沒有成功的好祭祀。

晚飯過后,凱麗沉沉睡了過去。

復活幣的效果依舊驚人,原本走不動路的凱麗在第二天又一副生龍活虎的模樣,直嚷嚷自己要重啟自爆者生產線,你沒事趕緊滾蛋吧。

其實在這個轉完職很微妙的時候,凱麗自個還是有一種很復雜的情緒。

昨天那事就當是完成約定,你對我好,我也不討厭你,咱們各自解決需求,就當一起開炮的好朋友。

明白了凱麗意思的后,他將小黑板擺在她面前,義正言辭道:“不把這個黑板寫滿,我是不會放過你的?!?/p>

剛剛穿好衣服的凱麗腿一抖,臉色發白,腦子里更是一陣陣的眩暈感,她不明白自己只是“耐看”,真的有這么大魅力么?

黑板不是很大也就40厘米x50厘米的規格,可按照他寫字的大小規格,里面寫個七八十個字應該不是問題。

然而這還不算,最可怕的是這張黑板還是雙面的!

“哦,對了,黑板你自己保存,要是壞了,我們得重來?!币沽钟珠_始火上澆油,打趣調侃。

“老娘我,我跟你拼了!”

凱麗咬牙切齒,就算她好好保存,鬼知道這人會不會“不小心弄壞”掉。

無與倫比的極速拔槍術,她名聲能夠傳到皇女庭院被聘為導師,足以可見她的實力是得到承認的。

然而任憑她子彈速度再快,一切金屬靠近夜林一米的地方,就部融化成液體滴落,無一例外。

“我掌握你的弱點了?!贝蛄税肽?,氣餒無比的凱麗眼睛一亮,收起左輪后得意大笑:“玻璃!如果我能做出玻璃子彈,你就沒辦法這么隨心所欲了?!?/p>

“好好,我很期待,你加油?!?/p>

夜林咧嘴笑了笑也沒打擊她的熱情,雖然玻璃這種人造物質的確很難掌控,起碼很難像掌控金屬一樣順利。

但是現在他的魔法能力又不單單只是第五元素,四大基礎屬性元素同樣精通,足以抵抗住小小的玻璃子彈。

在凱麗哆嗦一下,打著寒顫的目光中,他掌心出現了兩顆水果軟糖,示意凱麗吃下去。

“這是啥?酸酸甜甜的,給我一袋?!眲P麗大嚼特嚼,水果糖還挺好吃的,很q彈,當零食可以。

夜林聞言一愣,沒好氣道:“一袋你個鬼,每隔一段時間吃兩顆就行了,護膚養顏,延年益壽?!?/p>

“凈扯淡,還延年益壽,你怎么不說永生不滅呢?!?/p>

凱麗嘴上吐槽說不信,然而心里卻猛然一突,涌上來一股說不清什么滋味的感覺,有一抹感動,還有一抹恐懼,如果這玩意是真的。

她看了看小黑板,孤零零的六個筆畫……

在她未降臨阿拉德之前或者說沒見到莎蘭之前,壓根不知道暗精靈這個種族,也不相信有人能夠活到幾百歲。

直到因為想學習魔法結識了莎蘭,得知對方五百多歲的時候,她的世界觀直接當場崩塌了!

我一口一個姐姐,結果你比我往上三代還要大?

她用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勉強了解清楚,阿拉德大陸這個充斥著魔法和怪物,光彩陸離的世界。

凱麗現在很悲哀的發覺,自己好像怎么樣都逃不掉了,除非找個沒人的深山老林一躲,一輩子不出來。

“不對,還有辦法,體術格斗,如果足夠強的話,就能化被動為主動!”

暗暗下定決心,凱麗決定研發玻璃子彈的同時,多多學習正經的格斗技能。

——————

輕車熟路摸到貧民窟,也就是帕麗絲的住處,現在是上午,也不知道對方出門沒有。

賽麗亞給的委托,那三名不長眼的議員,是時候給個教訓了。

光線昏暗有些雜亂的客廳,帕麗絲慵懶的倚靠著沙發,雙目似乎有些愣愣的出神,他進來的時候對方都沒有察覺。

一身夾克衫與牛仔熱褲,不怎么搭配的穿衣風格,修長的美腿外面套著一層黑色過膝絲襪。

沙發前的茶幾上放著肉包子,帕麗絲貌似只吃個半個包子就沒了胃口,放那都冷透了。

她是在貧民窟長大的,小時候還在垃圾桶里翻東西吃,對吃食方面的東西無比珍惜絕不浪費,可今兒個似乎有些意外。

夜林故意弄出一點聲響提醒她回神,輕笑道:“這是怎么了,大肉包都不吃?!?/p>

聽到聲音后帕麗絲愣了一下,但是當看到來的人是他時,整個人瞬間精神澎湃,萎靡不振的氣息一掃而空。

雙腿一蹬飛撲了過去,撲到他身上,那副激動的模樣,仿佛看到了失散多年的親人。

夜林瞬間一愣,瞳孔中帕麗絲的倩影在飛速放大,嘴角不由得揚起一抹溫柔的笑意,難道她……

“谷雨回來后,我等你邪龍毒液等兩天了,眼巴巴的等,白天等晚上等,日不能思夜不能寐,吃口包子都沒味道,我又不好意思去你家掐那只龍,你終于記得老娘了??!”

帕麗絲雙手掐著他的脖頸,語氣兇狠凌厲,眼神憤怒,恨不得當場把他脖子“咯嘣”一聲給扭了。

夜林翻著白眼連連咳嗽不止,抓著她手腕勉強掰開:“要死要死,你手上有毒的,讓我喘口氣?!?/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