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 .】,精彩免費!

藍草回頭一看,又看到了那天的隆重陣仗……

兩排黑衣人浩浩蕩蕩的走進來,緊接著是一男一女,男的西裝革履,高大帥氣,目光犀利,氣質和夜殤明顯是一路的。

這人,藍草并不認識,但那個一身OL裝扮的女子,她可是認得的,那就是張晴晴。

夜殤就站在這一男一女的中間,邁著長腿朝藍草走來。

藍草愣在當場,看著那個頭發往后梳得一絲不茍,傲慢又有幾分無情,帶著睥睨一切的姿態,要不是他嘴角勾著的那一抹嘲諷的笑意,藍草還以為他是來打劫的呢。

夜殤走到藍草跟前停下了腳步,抬手勾起她尖細的下巴,“怎么?看到我,連我的壞話都說不出來了嗎?”

藍草一把拍開他的手,“別碰我!”

夜殤放開手,凝視了她一秒,輕笑了一聲就越過她往電梯去了。

之后,就是一群人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后。

張晴晴經過藍草身邊時,停下了腳步,“藍小姐,幾天不見,似乎憔悴了不少,怎么?離開夜總的日子,看起來并不怎么快樂嘛?!?/p>

“張秘書,掉隊了?!彼{草涼涼的提醒。

妍子夢幻的可愛色戒

張晴晴微笑,“沒關系,我只是掉隊,暫時離開夜總幾步距離而已,我不像,即將永遠的離開他?!?/p>

說完,她昂首挺胸,踩著高跟蹬蹬的追夜殤去了。

藍草放在身邊的雙拳緊緊握了起來。

該死,張晴晴她算個什么東西?

為什么每次都要挑釁她?

“藍小姐,夜總這次到我們公司,好打陣仗啊,您知道嗎?那個穿灰色西服的男子可是夜總很得力的助手呢?!?/p>

“灰色西服的男子?”藍草目送前方大隊人馬消失在電梯門口。

夜殤得力的助手那么多,這個和張晴晴并肩走在夜殤左右的男子,又是誰?

“他叫陸飛,是個商業奇才,跟隨夜殤坐鎮中國公司的這段時間,他著手成功促成了幾個收購案,參與了幾個大型的招標項目,帝王集團皆中標了。據說,現在商業圈里,陸飛的風頭可比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夜殤要高啊?!焙尾÷暤慕忉?。

他最近被肖天明從高層崗位趕下來,很清閑,就把時間花在關注商業圈的大事上。

于是發現最近熱門的新晉的年輕企業家,大部分來自帝王集團這家國際公司。

而這個陸飛,是帝王集團總裁夜殤的頭號特別助理,同時也是集團的執行總裁,做事雷厲風行,讓眾人耳目一新。

“何伯,是說,帝王注資我們公司的合作案,就是這個陸飛負責的?”藍草蹙眉問。

“沒錯,就是他,當時我有向爸爸請纓,打算和這個年輕人談判,結果被爸爸拒絕了,他說,這么大的合作案,他親自跟帝王洽談。當時我還以為爸爸很重視這個合作案,可現在我才明白,爸爸在談判中夾帶了私活,沒有經過董事會,就將公司的利益給賣掉了……”何伯越說越氣憤。

藍草抿了抿嘴,“何伯,他們在開會是吧?我們也去看看?!?/p>

“我們也去?”何伯擔憂的蹙眉,“藍小姐,我被降職后,就不可以上頂樓高層的重地了?!?/p>

“現在已經不是什么保衛部的員工了,是我的助手,助手和上司去開會,有什么不可以的?”藍草不以為然的說完,就率先往電梯走去。

何伯見狀,搖了搖頭,便趕緊跟了過去。

然而,他們剛踏出電梯,就被工作人員阻攔了。

“何伯,只是保衛科的一名保安,沒資格到總裁辦的樓層?!币粋€年輕的男子冷漠的說道。

藍草看到男子胸口上的工作牌,總裁辦助理秘書。

她挑眉的問,“是誰的助理秘書?”

“是誰?我為什么要回答?”年輕男子并不認識藍草。

何伯怒斥,“小楊,問的是什么問題?竟然連藍董事長的外孫女藍草小姐都不認識嗎?”

聞言,那叫小楊的男子狐疑的打量藍草,“是藍草小姐?”

“當然?!彼{草微微頷首,然后傲然的說,“肖天明在哪?叫他馬上滾出來見我,我有事要和他對質,若他拒絕,那么后果自負!”

“小姐……”何伯擔憂的喊了一聲。

這小姑娘的姿態未免擺得太高了吧?

也不想想肖天明現在在做什么?

人家正忙著接待給藍星集團大筆注資的大老板夜殤呢。

小楊也覺得藍草的高姿態過了,他含蓄的提醒,“藍小姐,雖然您是藍董事長的外孫女,但現在,藍星集團管理事的是肖總裁?!?/p>

聞言,藍草嗤笑,“他還是我的爸爸呢?說,女兒想見見她的父親都不可以嗎?

”藍草狀似可憐的樣子。

“……”小楊臉色變了變,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那里。

何伯出來圓場了,他親切的拍了拍小楊的肩膀,“快去吧,去跟肖總裁匯報一下,就說藍小姐要見他,有很重要的事?!?/p>

那叫小楊的,這才快步走向會議室。

藍草勾了勾唇,直接朝外公昔日的辦公室走去。

一推開門,藍草就被里面一幕驚呆了。

她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那天她來的時候,外公的辦公室被重修得面目全非,一點外公的影子都看不見了。

可現在她看到的,外公最喜歡的裝修風格又回來了。

應該說,辦公室里屬于外公的一桌一椅,乃至一花一草等等,統統都回來了

誰那么有魄力,在短時間內做到了這些。

是肖天明,還是夜殤?

藍草在書房里查看著外公的每一樣物件,內心卻焦急等著肖天明到來。

會議室那邊。

肖天明正當著股東們的面,匯報他這段時間的工作。

夜殤就坐在會議桌的首席,慵懶的背靠著椅子,修長的手指有節奏的拍打著椅子的扶手。

看到夜殤帶來的大陣仗助理和秘書,肖天明面上端著友好的笑,心里卻狂飆心虛的冷汗,就擔心自己的一些作為,會被這幾雙空降的犀利眼睛看穿。

“夜總,您第一筆注資進藍星集團的資金使用情況都在這個報表里了,您看,這個項目原本就因為資金不到位而停止研發,現在資金到位,研發也在重新恢復當中,還有這個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