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小草短视频

經歷了一周的時間,總決賽終于在漫天的質疑聲中,拉開了序幕。

觀眾粉絲們,不管是謾罵,質疑,還是心懷期待,追了三個月的選秀節目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舍棄的,或遵守在電視機前,或打開電腦手機,提前準備好了,收看節目。

相對于粉絲們,最緊張的莫過于練習生們了,半決賽的順位,因為蘇若婉沒有參加評比,最終的結果是。

一位:葉未泱。

二位:蘇若婉。

三位:童可君。

四位:柳淺語。

五位:關柔。

六位:季靜顏。

七位:韓嫣。

相較于其他女孩,韓嫣的上位,就是最引人注目的了,她原是第九位,怎么著也不像是能出道的樣子。

可經歷了何鷺受傷,跟蘇若婉抄襲事件之后,她從第九,直接就順位到了第七,被網友戲稱為天選之子,錦鯉本鯉,運氣是絕了。

俏皮美女閨房銷魂奪魄

到了最后一輪總決賽,順位一般而言,不會再出現什么太大的波動了,逆襲什么的,是只存在于中的事,現實中幾率是很小的,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出道人員了。

不過蘇若婉的投票,這兩天又突然竄升,在決賽開始之前,已經以很微小的優勢,超越了韓嫣,暫時排在了順位第七。

后臺的化妝室里,練習生們都在議論著這件事情,除了已經可以確定出道的宋文也她們,剩下已經知道自己沒希望的練習生們,對蘇若婉的敵意,倒是沒有那么大了。

反正蘇若婉出道還是不出道,都輪不到她們出道,還有幾個看熱鬧不嫌事大,自己不得好,也見不得別人好的,就想蘇若婉出道,看看這團能爛成什么樣。

蘇若婉這一周,除了出事的第二天沒來集訓,剩余的時間,跟往常一樣,在跟所有人一起進行著訓練。

導師們都是專業的,面子上的工作總是能做的很好,不管對蘇若婉是什么看法,說話相處的時候,也看不出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谷陽他們幾個化完妝之后,就望眼欲穿的等著夕夕老師過來,終于門被人推開,看到夕夕老師進來的時候,才放下了一顆忐忑的心。

蘇導說了夕夕老師會過來錄制最后的總決賽,可不到時候,誰也不敢放心,萬一夕夕老師臨時改變主意,不過來了呢!留下他們,太尷尬了。

沈晞看著一群人激動不已的樣子,對著他們微微頷首,算是打了招呼。

其他幾位,想要找她說話來著,看到她進來之后,就自顧自的找了個角落的沙發窩了起來,開始玩手機,也沒好意思過去。

夕夕老師這性格,也太悶了,太冷漠了點,不知道的肯定都會以為她有自閉癥的,交流太困難了。

夕夕老師玩她自己的,他們幾個放下心來之后,也開始聊了起來,聊的話題自然是練習生們,尤其是葉未泱她們這些已經可以確定會出道的女孩,不由佩服夕夕老師的眼光,實在是料事如神,慧眼識珠,一眼就看出葉未泱有出息。

宇宙娛樂送來的這幾個練習生,的確是一頂一的好苗子,作為女團出道太可惜了,哪一個拎出來,都是solo出道的好料子。

不過這個女團,大家都知道,也就是限定女團,練習生們主要就是為了打出名氣才參加的選秀,一年之后就解散了,大家到時候就可以各自發展了。

這幾個女孩,到時候都會成長為音樂圈的中流砥柱,尤其是葉未泱,舞臺風格不要太棒,肯定會有大出息,她的舞臺,不會僅僅局限于華夏的。

剩下的幾個,也各有各的風格,至于后期會發展到什么程度,就看個人的努力跟造化了,娛樂圈這個圈子,不是努力就足夠的,努力的人多了,成名的能有幾個,還是要看機遇的。

沈晞是在玩游戲,不過也在聽著他們的談話,夸她家的藝人,她自然是開心的,好苗子,她找的人,肯定都是一頂一的好苗子,是經過實踐檢驗的。

很快,就有工作人員過來提醒他們,準備一下,該入場了。

決賽的舞臺,更華麗了,燈光,音效,現場,都是頂級的設計,容納五萬人的場館,都是人,據說坐票,坑票都是秒沒。

后來更是發展到坑票都被炒到了天價,粉絲們也是拼了,砸錢就是為了親臨現場,見證這最后的總決賽。

內場坐席,宋文也粉絲陣營里,裴緒看著入場的導師們,突然嘀咕道:“那個夕夕老師,我怎么有種熟悉的感覺呢?”

余秋白別有深意的笑了笑,狐貍眼微微瞇起,瞧著沈晞的方向,沒搭話。

裴緒拿手肘撞了他一下:“問你話呢!”

余秋白搖搖頭,一臉茫然:“我沒感覺?!?/p>

裴緒又是皺了皺眉,驀地就想到了沈晞裝扮成醫生的時候,那神乎其神的化妝手法,跟易容似的,當時都把他給嚇了一跳,心里有個答案,呼之欲出。

晞晞最近,缺課請假貌似有點多。

他也不去問別人,掏出手機來,開始查詢夕夕老師的錄制行程表,驀地發現,跟晞晞請假的日子,竟然出了奇的相似,隱隱有重疊的趨向,再想想她對蘇若婉的態度。

“艸!”裴緒突然恍然大悟一聲吼,手機都差點兒給丟出去了。

旁邊的林格被他給嚇了一跳,忙扭頭:“緒爺,你怎么了?”

“沒事?!迸峋w穩了穩心神,再次看向夕夕老師,只覺的他的認知,正在被人一次次的給顛覆。

絕對沒錯!

肯定是她!

沈晞也感覺到了裴緒帶著熾熱,詢問的視線,像是要看穿她似的,他們買的是內場票,不是離舞臺最近的位置,卻絕對是全場觀看最佳的C位觀眾席,只一眼就能看到,回看了他一眼。

裴緒又是一聲臥艸,然后不說話了。

他現在其實是想要說話來著,只想喊一句話:晞姐牛逼!

她倒是一點都不含蓄,也不藏著掖著,他看她,她就承認了,身為一個全職業精通的天才,這么打擊他們平常人,真的好嗎?

他真的很想問問,還有什么是你不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