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视频污下载app免费

吳正林愣了一下,你是故意說錯一個字嗎?難道是在暗示什么,要投錢進來,那是可以的,唐氏集團的市值飆升得厲害,現金也充足。

等君女當了家主之后,應該會進行一些投資的吧,不求賺多少,只要能支撐起吳家龐大的開支就好了。

“是我在管控了,蘇先生,你放心,我會花在該用的地方?!?/p>

蘇生也愣了一下,你這樣說,我就更不能放心了。

“吳老,不急。你不能被俗世耽誤了精力,漢東那邊還需要你,靈礦拍賣會才是重要的事情。這邊你先把資源整合,到時候讓子君來處理,她擅長這個?!?/p>

虧得他多問了一句,不然可能轉眼等他想起的時候,這剩下的也都沒了。

吳正林不太明白了,難道我在漢東,就不是在幫你辦俗世,不過能被倚重為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他非常受用,確實他留在吳家意義不大,想當初也是常年閉關,吳家的事移交給君女,是最好的做法,換了其他人,他也不可能放心,蘇生更不會答應。

“蘇先生……”

吳大志還跪著呢,不敢站起來,但好像他已經被忽略掉了。

“你跪著吧,好好反省反省,當初我是支持你當家主,但你瞧瞧你干的什么事,堂堂吳家主院,居然瓦礫遍地,唉!”

蘇生搖頭,實在想不出有什么辦法,讓吳大志把錢給賺回來,可若現在就處理了,又太浪費,好歹一個宗師是有價值的。

雖然武道宗師無法跟他比,卻是家族的中堅力量,培養一個很費力的,想想馬家老大那樣的資質,若不是靠他幫助,起碼幾年內很難成為宗師,甚至可能一直被卡住境界而無法突破。

如花似玉的姑娘

就像他來時路上想的,滅小放大,當世應該留下一些有戰斗力的人才行,以不變應萬變。

“蘇先生,還留著他干什么?”

吳正林其實是想一掌把人給拍死,給與當初支持吳大志派系的人,予以震懾,所有有干系的人,都會被處理,吳家的尊嚴,需要從內部開始撿回來。

只是他可能沒想清楚,不管怎么說,當初吳大志是被蘇生給洗腦了,才驟然發狂反叛,這筆帳算不清楚的。

“家族培養一個宗師不容易,教訓是該有的,但人還是留著吧?!?/p>

蘇生說話間一伸手,突然,在場所有人,出了吳正林都感受到了恐怖的威壓,瞬間趴在地上,不停的掙扎,卻又在承受著更大的壓力。

這是蘇生氣場的怪異之處,目的是為了讓人反抗,如果不抵擋感覺會被壓死,但越反抗就越痛苦,如同背負一座大山,喘不過氣來。

“蘇先生,你這是?”

吳正林心驚了一下,我們今天是要對付外人,怎么就突然出手了。

蘇生出聲道:“你們在場所有人,其實都是我的敵人,今日我回來重建吳家,希望你們所有人都記清楚了,誰敢站在我的對立面,誰若是敢有反叛之心,我動動手指頭,就能把你們部壓死?!?/p>

“蘇,蘇先生,我愿為你效死力?!?/p>

“誓死追隨……”

所有人連忙咬牙表態,他們快扛不住了,哪怕是在場的兩位宗師,吳大志與吳大勇兩人,也都快要吐血了。

終于蘇生揮手間撤掉了氣場,笑道:“不是為我效力,是為你們吳家自己,為你們新的家主!”

他沒有發表長篇大論,那樣顯得太虛,而且吳家不是他著力的點,點到為止即可。

沒了氣場,所有人才感覺活過來了,看向蘇生的目光中,帶著恐懼,這個男人太強悍了,什么都沒做,就讓他們如螻蟻一般,生死被掌控,哪里還敢生出二心來。

搖了搖頭,他坐在了太師椅上,雖然內院很破敗,但這里才是吳家的核心之地,守住了這里,才代表著吳家回歸了,重回家族之列。

八大上古氏族,他與澹臺家相熟,也與陰陽家交過手。

九大傳承世家,他與其中的唐、姜、蔡,三家相熟,與宋家老祖也有過交際。

十二底蘊家族,其中的吳家就不用說了,他坐在這兒呢。其余的十一家,都沒什么印象。

那天在東湖,唐家的洞天福地,光顧著戰斗,打得很爽,其實沒把各家放在心上,雖然他要家族的資料,不要太簡單,也可以隨時詢問,卻一直沒有真正提起過興趣。

如今走到這里,卻不得不進入到這個圈子,連他都不清楚,到底是上面有意在引導,還是說從他娶了冰山開始,就注定了會卷入這些紛爭之中,決勝負!

“準備點吃食,我倒要看看,各家能把我晾到什么時候?!?/p>

他在想,實在等不到人,不如叫楚中天過來再打一場,正好把吳家徹底打爛,好省了一筆拆除費,到時候總有人冒頭了吧!

“蘇先生,飯菜都準備好了,請移駕,那邊的偏房有幾間屋子還算完好?!?/p>

吳正林是以家臣的態度來對待,他一到,首先不是要怎么處理家族的事,而是已經提前把蘇生的事情考慮到位,吃住這些,都有專人負責。

“就在這里吃?!?/p>

他打開劍閘,把古劍釘在地上,等著有人上門來表態,不然真等到他親自上門拜訪,就不是等拍賣會而是明搶了。

其實他知道自己想多了,之前唐氏新產品發布會,各家族就派了人過來送好處,怎么可能在這種事情上面,跟他對著干,多半是各家在商議著什么,這點耐心,他是有的。

“好,馬上安排?!?/p>

這邊吳正林火速張羅在這里開一桌酒席,忽然間就有人進來通報了。

“稟報老祖,唐、宋,等八位家主在門外求見蘇先生,還有八位各家老祖到場了?!?/p>

說話的人渾身在打哆嗦,但堅持把話說利索了,但還是覺得嚇人,唐宋八大家啊,這么多大人物來了,不是興師問罪,而是上門求見他們一個破落的吳家。

只因為現在有蘇先生在這里坐鎮,情況馬上就變得不同,一個人威壓一群家族,本是天方夜譚,卻又真實發生在眼前。

“來得倒是時候,正好開酒席,人多,喝酒才有意思?!?/p>

蘇生笑了,可能這些人就是在等他來,不然難有機會跟他一起吃個飯,想得有點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