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视频安卓下载app

【 .】,精彩免費!

丁秋回過神,沖他笑笑,“二哥,不覺得我們四兄妹就要重逢了嗎?”

聞言,丁夏挑眉看著她,“奇怪,我們四個重逢不是很正常嗎?”

“說得也是呢?!倍∏镆灿X得自己太過敏感了。

這也不能怪她,誰讓當初金浪帶走他們兩個的過程太過詭異,以至于他們當時就做了最壞的準備,那就是,陰晴不定的金浪有可能看他們不順眼而弄死他們。

如今,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兜兜轉轉,他們兩個竟然從金浪的手里又回到了歐陽清風身邊……

這一切的發生,他們兩個都是被動的執行,卻不曾知曉金浪和歐陽清風之間到底有什么合作?

更讓丁秋覺得不安的是,金浪和歐陽清風都知道她和丁夏跟夜殤的關系,卻沒有對他們進行懲戒,這太不像痛恨背叛者的金浪和歐陽清風該做的事了。

想到這里,丁秋壓低嗓音問,“二哥,覺得歐陽小姐和金浪真的不介意我們曾經為夜殤做過事嗎?”

丁夏淡淡的看她,“如果真的是這么想的話,那就糟糕了?!?/p>

丁秋蹙眉,“的意思是,歐陽小姐和金浪不爽我們背叛他們,卻沒有馬上懲戒我們是有目的的?”

“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我們還是靜觀其變吧?!倍∠穆曇粢琅f淡淡的。

卡哇伊蘿莉美女清純吊帶居家生活照

丁秋有些急,“二哥,我真佩服不管遇到多大的事都能做到臨危不懼,保持淡淡的心態,就好像做的事永遠都是正義的,永遠都不會出錯?!?/p>

“不只是我要有這種應對問題的淡然形態,秋天,也應該要有,千萬不能像丁冬一樣不管遇見什么事都大呼小叫的,那可不行,早晚會因此壞事的,明白嗎?”

“二哥,說的我都明白,但小妹的個性怎樣,我都很清楚,等重逢的時候,再把這句話重復一遍給她聽吧,希望她能理解?!?/p>

“是她的姐姐,這事去做最好?!?/p>

“什么啊,還是小妹的二哥呢,這事怎么不去做?”

“那好,我們就把這件事交給大哥去做吧,反正大哥的個性和小妹相似,都是不善思考,行動魯莽的家伙?!?/p>

“好了,二哥別說了,再說下去我都要擔心大哥和小妹在金浪的眼皮底下會不會出事?”一想起此刻在金浪的船上的丁春和丁冬,丁秋就很是擔憂。

畢竟在這之前,他們執行任務多半是四人聯手,可這次,他們四兄妹竟然分開了……

看出妹妹眼睛里的憂慮,丁夏拍拍她肩膀,安撫說,“放心吧,再怎么說大哥和小妹也是歐陽清風的人,金浪不會對他們做什么的?!?/p>

“希望如此吧?!睂τ诙∠牡陌矒?,丁秋還是覺得很憂慮。

她看著海的另一端,好奇的問,“二哥,離這最近的港口是什么港?”

“玲瓏島?!倍∠妮p輕的說道。

“玲瓏島?”丁秋訝然,“這怎么可能?我們已經在海上航行有快一個星期了,怎么還離玲瓏島這么近?再者,我們早就經過玲瓏島了,現在是要調頭回去嗎?”

丁夏低頭看著下方游輪航向過后激蕩起的小浪花,意味深長的問,“秋天,看不出來嗎?連日來,這艘船的航行速度非常的慢,有時甚至零速度……”

丁秋一拍腦袋,恍然大悟,“我知道為什么了,因為歐陽清風要等金浪的船追上來,對不對?”

“或許吧?!?/p>

“可是,一旦我們的船調頭往玲瓏島???,那不就變相的執行了金浪的命令,把船往最近港口靠了呢?這樣一來,夜殤會怎么看我們?”

丁夏輕嘆,“好了,秋天,沒必要這么緊張,反正我們這次執行的任務一直是云里去霧里來的,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所以我們沒必要猜測金浪和歐陽清風他們在搞什么,只需要走一步看一步即可?!?/p>

丁秋也跟著嘆息,“那好吧,事到如今,我們也唯有這樣了?!?/p>

走一步看一步,聽著是很愜意的享受。

然而實際做起來,卻不是那么容易的。

因為一旦走錯一步,那就滿盤皆輸……

……

這天深夜,當藍草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置身于一艘小型游艇上時,她依舊久久的回不過神來。

依稀記得不久前,熟睡的她在睡夢中被夜殤抱著從密室里的通道一路來到了這艘小型游艇上。

那密室的通道到底是怎樣的,藍草沒有印象。

黑夜里,藍草看不見四周圍海上的情況,只聽得耳邊不斷傳來海浪的聲響。

她真的離開那艘游輪了嗎?

之前不是說,游輪就要在最近的港口靠岸了嗎?

既然就要靠岸,夜殤為什么還帶著她登上這艘小游艇?

他是要做什么?

是在跟金浪玩捉迷藏嗎?

無數的疑問等著藍草去弄明白。

她揉著發脹的太陽穴坐起身……

對了,這不是床,而是沙發!

她居然睡在了沙發上。

夜殤呢?

他人去哪里了?

藍草看了看四周圍空間狹小卻裝飾華麗的船艙,空蕩蕩的,并沒有看到夜殤的身影。

忽然,伴隨著海浪聲傳入藍草耳邊的,是兩個男人斷斷續續的對話……

“飛少,確定要去冒險嗎?沖浪板不見就不見了,為什么要下去找?”

“沙凌,說得倒是輕松,不見的沖浪板可是我特別定制的,是我最喜歡的一塊,它對我來說,比我奪得沖浪比賽冠軍還要重要,這么重要的東西被我弄丟了,說我能不著急嗎?”

“著急又能怎樣?現在是夜晚,四周圍一片漆黑,肉眼又怎么能看到那一塊小小的沖浪板?”

“無所謂,沖浪板和我有感情了,我和它心有靈犀一點通,我相信一定會找到它的?!?/p>

“飛少,我還是不能理解為了一塊沖浪板拼命,再這么固執下去,我可是要喊夜少過來管管了啊?!?/p>

“噓,沙凌能不能小聲點?要是讓大哥知道我為了一塊沖浪板冒險,他定會一槍斃了我的?!?/p>

“既然知道夜少的脾氣,為什么還要固執的下去找那塊小小的沖浪板?不知道在這茫茫大海上,要找到那塊沖浪板簡直就是大海里撈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