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p下载观看网站

幾分鐘之后,方林巖的呼吸漸漸放緩,然后深吸了一口氣睜開了眼睛,拳頭在瞬間握緊!

他的眼神再次變得堅定了起來,重新站起來走了幾步之后,忽然低聲道:

“醫生和蓋丘山兩人不對勁……..他們太放松了!”

“明明知道這時候已經進入了最終的淘汰階段,處處都是殺機,可是哪怕是蓋丘山走了,醫生依然投入到了施虐的快感當中,全身心的享受這個肢解敵人的過程,在這時候他完全是不設防的,這家伙就不怕有其余的試煉者冒出來突襲嗎?要知道他干的事情已經突破人類的道德底線了??!”

“唯一的解釋,就是其實還有第三個人在!這個人實際上是擁有監控戰場的能力,在為蓋丘山和醫生他們放風,同時還有能力及時出手,制止有人可能對醫生發起的突襲…….那么,這個人的身份,有很大可能就是狙擊手,埋伏在高處居高臨下掌控全局,有任何意外可以在團隊頻道里面通知!”

“不僅如此,蓋丘山這個人很可能知道一些秘密,比如說我剛剛才知道的額外獎勵:奇特的線索的關鍵,知道有人會來這里找尋發出紅光的雕像,那么這個狙擊手就留在這里監控,一旦有人跑來觸摸雕像,那么就居高臨下幾槍打死?!?/p>

“再往深處想,能夠觸發額外獎勵:奇特的線索的人,前提是要拿到四個稱號才行,這樣的人想必綜合實力也絕對不會差,干掉這樣的人對于蓋丘山來說,順帶也能排除異己消除競爭對手,真是一舉兩得!”

弄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方林巖立即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放出了無人機,然后緊了緊衣服,和普通人一樣走入到了中央廣場,而無人機則是被他操控著拔升到了最高的36米高度。

狙擊手雖然視力很好,或是擁有輔助瞄準的工具,但用腳趾頭都想得出來,其關注的重點一定是在進入廣場的每個人身上。當一個人有了關注重點之后,肯定就會選擇性的忽略什么東西——所以無人機被發現的幾率就很小了。

在這種情況下,方林巖圍著廣場混在普通路人當中走了一圈,很快就鎖定了三處制高點,這三處制高點雖然沒有看到有人在潛伏,但都是可以俯瞰全局,一槍在手能夠覆蓋住大半個廣場的要害位置!

同時,方林巖因為是依靠無人機來觀察,所以他自己連頭也不抬,可能存在的狙擊手就算是看到了他,也絲毫都不會起疑心。

接下來方林巖便離開了廣場,開始嘗試從廣場的外圍尋找路線,然后前往那三處制高點一一進行查看:

采菊花的小姑娘

第一處制高點方林巖來到了下方后,就直接放棄了,因為那里從下方看上去可以說是一目了然,根本就沒人。

到第二處制高點的時候,他頓時就發現了異常的地方!上去的樓梯位置玻璃被直接打破了,窗臺上還有很清晰的腳印,一看就是新近生成的。

在察覺到了異狀以后,方林巖立即就收回了無人機,因為在近距離的環境下,無人機發出的響聲估計就會引人注意了,很可能會打草驚蛇。

不僅如此,方林巖更是捫心自問,倘若自己是這么一個狙擊手的話,那么肯定會對上樓的道路嚴防死守,至少示警的機關要做上七八個才行,絕對不能允許有人可以悄然摸到自己的背后,所以,按照正常途徑摸上去的話,有很大概率會被發覺。

方林巖接下來仔細查看周圍,也沒有什么可以繞行路線…….所以他想了想之后,便眉頭一皺,頓時計上心來。

他先做了一番準備之后,便來到了街道上信步走出了百余米遠,見到了五六名在街頭游蕩的混混,眼前一亮,便將鋼拳兄弟會的銅制徽章別在了胸口,然后走了過去:

“喂!伙計們,只需要演一場戲跑幾圈,你們就能拿到一個白金幣的酬勞,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

***

格爾特居高臨下的俯瞰著廣場,

他舒適的靠在了旁邊的椅子上,一把AWP狙擊槍則是擺放在了旁邊一米遠的射擊位上,嘴巴里面還咀嚼著蜜漬過的仙人掌果實,

每隔十五分鐘,格爾特還會閉上眼睛,仰起頭,用沾濕的毛巾搭在臉上休息一會兒,讓酸痛的眼睛得到適當的休息。

這一切在現實世界里面,完全是不敢想象的福利了。

他做狙擊手已經整整二十一年,從最初的一名中士成長到了少校,最后卻因為得罪了上司黯然退役。

然后,迫于生計,格爾特又經歷了巴以沖突的戰火,接下來還以雇傭兵的身份在敘利亞打過內戰,缺錢的時候甚至去了墨西哥為當地種草的老板對抗官方的軍隊…….經歷了這些殘酷的戰場后,他居然還活了下來,這就讓他在地下世界變成了一個知名人物。

本來格爾特以為自己這輩子很可能最終的結局就是死在戰場上的時候,

一個叫做蓋丘山的人找到他,重金利誘,外加承諾帶他去看更精彩的風景!

最初的時候,格爾特是沖著錢去的,對后面那句話嗤之以鼻,可是現在他已經不要錢了,只求能跟在蓋丘山的身邊??!

格爾特接到的指令也很簡單,監視任何觸摸中央廣場大型雕像的人,當其觸摸雕像超過二十秒之后,將其擊斃。

這樣的任務對于格爾特來說,簡直就像吃飯喝水睡覺一樣簡單,他更是在上來這樓頂平臺的必經之路上布置了五個陷阱,旁邊還有個攝像頭能監控住樓梯入口的情況,所以堪稱高枕無憂了。

忽然,不遠處傳來了“啪啪”的兩聲槍響,格爾特頓時眉頭一皺,然后很干脆的站了起來,麻利的貼到了旁邊的柱子后面朝著下方眺望了過去。

頓時他就見到了有一群人正提著槍在追逐一名逃走的男子,看樣子應該是很常見的仇殺這種。

不過,格爾特并沒有放松警惕,而是繼續監控著這群人的動向,很快的他就皺起了眉頭,因為為首的那名逃走男子,竟是貌似慌不擇路對準了自己這邊跑了過來,然后一頭就扎進了樓梯間里面!

“FUCK!”格爾特立即咬牙切齒的咒罵出聲。

他是絕對不相信巧合的,哪有這么巧的事情,天大地大世界廣闊,遇到仇殺就直接往自己這邊跑?自己肯定是被盯上了。

所以,格爾特二話不說就來到了旁邊,右手提起來了一把“烏茲”沖鋒槍,左手已經握住了一個引爆器,雙眼已經緊緊盯住了顯示器,然后見到那群人一先一后沖上來之后,立即冷笑著按下了引爆器。

“轟”的一聲巨響,沖進樓道的五六個人立即被炸得七葷八素,死傷狼藉。

格爾特這時候才慢慢的走了過去,一路上全部都彎著腰矮身行進,非常注意自己的走位,絕對不暴露在可能存在的外界射擊角度下。

這家伙來到了爆炸現場以后,無視那些人的痛苦和哀嚎,面無表情的拿起烏茲沖鋒槍挨個爆頭,不管人死沒死,先對準眉心來一發再說,盡顯老兵的狠戾。

緊接著,格爾特重新回到了之前的聚集點上,拿起來了自己的AWP狙擊槍,嘴角帶著一絲冷笑直接走樓梯下樓,來到了另外一個房間里面然后開始觀測,這里乃是他事前就找好的另外一個隱蔽狙擊位。

之前樓頂那個狙擊位是面朝北方,用來監控中心廣場的,而這個狙擊位則是面朝南方,專門監視自己的撤退后路安全與否的。

格爾特作為蓋丘山的心腹,身上的各類裝備,道具比起方林巖來可以說是只多不少。他觀察了一會兒,卻并沒有發覺什么可疑的地方:

“見鬼,難道今天遇到高手了?”

格爾特是一個謹慎的人,否則他也沒可能在之前的槍林彈雨生涯當中活到現在,猶豫了一下之后,他有些肉疼的從懷中取出來了一副眼鏡戴上。

這幅眼鏡看起來和普通眼鏡沒什么區別,但是格爾特略微旋轉了一下眼鏡腿以后,這眼鏡立即就開始朝著周圍發射出了一圈一圈的脈沖波,然后便以穿透+折射的形勢將周圍的人型生物情況都完整反饋了回來,最大探測范圍可以達到整整兩百米。

此時格爾特眼中的視野,就仿佛是游戲當中的穿墻掛一樣,哪怕是隔著建筑物也能看到附近兩百米內的大概人型輪廓。

他先觀察了一下自己周圍確定沒有人埋伏,然后一眼就就鎖定了六十米外的一處小樓,這處建筑物看起來與別的沒什么兩樣,可是倘若有敵人在二樓的話,一槍在手便能完美覆蓋前方的開闊處。

也就是說,當自己從下方的樓梯離開之時,那里就是首選的伏擊地!

一念及此,格爾特臉上露出了一抹輕蔑的冷笑,扶了扶脈沖眼鏡之后,便開始仔細查看那棟小樓。接著,格爾特便開始舉槍,瞄準……開火??!

“所有人,都得死!”

格爾特眼中的殘忍之色一掠而過,他就是這樣的行事原則,寧殺錯無放過,只要處于嫌疑之地的人都要死!